“科技立国”计谋与“诺贝尔奖打算”

 公司新闻     |      2021-08-23 22:00

1 日本的诺贝尔奖“井喷现象”及特点

自然科学规模的诺贝尔奖是国际社会对基本研究规模最高条理的评价和嘉奖方法之一,是当今社会公认的科学成绩最高象征,得到者数量一直以来被看作是权衡一个国度科技程度的重要指标[]。自1901年诺贝尔奖开始颁奖以来,日本共发生了22位自然科学规模的诺贝尔奖得到者(含美籍日裔,以下统称为“日本学者”) ()。

表 1 日本诺贝尔奖得主及其相关信息

“科技立国”策略与“诺贝尔奖规划”

 

综合来看,日本的诺贝尔奖“井喷现象”有以下显著特点。

(1) 获奖总量稳步增长。 20世纪中期以来,日本学者在自然科学规模得到了大量的诺贝尔奖,出格是2000年以来,获奖数量和频率都大幅增加。并且不少年份中呈现同年多位日本学者同时获奖的环境,譬喻2008年同时有4位日本学者获奖,数量远超2000年以前每个获奖年份最多只有1位日本学者。

(2) 获奖规模以物理学和化学为主。日本得到的22个诺贝尔奖中,物理学奖占了50%,化学奖占32%。

(3) 获奖成就产出时间段相对会合。日本的诺贝尔奖成就以20世纪70—90年月的科研成就为主。

(4) 获奖研究成就在较短的时间内向实际应用转化并取得成效。由于基本研究具有前瞻性,真正转化成实用技能往往需要较量长的时间。凡是需要20—30年的开拓才气实用化。值得留意的是,日本基于前沿的基本研究成就,并将其在相对较短的时间转化为实用技能,其比例明明高于其他国度。

(5) 日本企业在支持基本研究方面具有奇特目光和远见。一般认为,日本企业研发事情的偏重点和经费投入,比起基本研究,越发注重应用技能的开拓。但跟着日本“科学技能缔造立国”计谋方针的提出和政策实施,环境也在产生变革。如岛津建造所和索尼公司都发生了得到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在出产企业注重应用技能研发的大情况中,企业重视并开展基本研究事情,从相应产出的研究成就可以看出,日本企业具备的竞争力和一连显现出来的成长后劲,这与在不绝开拓应用新技能的同时,注重并支持基本研究有很大的干系。

(6) 获奖科学家大部门具有京都大学、东京大学、东京家产大学等日本名牌大学的博士学位。这一事实在某种水平上可以说明这些大学在造就基本研究人才方面具有必然的特色和实力。

日本的诺贝尔奖“井喷现象”,与其实施的科技计谋与政策有着密切的干系,在必然水平上反应了日本战后科技前沿程度和成长科技情况的显著结果。

2 日本科技强国建树的政策与路径

二战后,日本的系列重建法子使之积聚了雄厚的经济实力、人力资源和技能基本。这些条件是日本取得诺贝尔奖成就的坚硬基本。日本的技能引进是与其“商业立国”政策和引进外资团结在一起的。1949年日本通过《外贸及外汇打点法》,以及1950年拟定《外资法》,迈出了战后技能引进的步骤。通过对外国专利技能和设备的引进、消化、改善与操作,日本经济迅速规复,实现了财富的重化工化和经济的腾飞。这不只为日本奠基了科技投入的经济条件,财富的成长也刺激了对教诲的投资和对理工科人才的造就。

2.1 “技能立国”,成立引进消化接收再创新的机制

20世纪70年月,日本提出“技能立国”计谋,采纳综合性法子,将重点从财富技能的引进仿照转变为强化自主基本性研究,并一连增大投入,使技能程度得以不绝提高,并在半导体等规模走到了世界前列。当局主导的大科学成长模式开始有起色,企业研发气力逐渐加强,大学的基本研究也在积储气力,这些成为这个时期科技成长的亮点。重要的政策法子包罗4个方面。

(1) 组织技能预见,系统化地预测和定位前沿重点规模。 1971年,日本展开第一次技能预见,以把握将来30年技能成长的路径为目标,为科技筹划和政策提供依据。1994年,日本对第一次技能预见的评估显示,28%的预见完全实现,36%的预见部门实现[]。这充实说明技能预见能有效使日本精确掌握世界科技成长海潮,并支撑当局实时举办相关筹划。今朝,日本已经举办了10次技能预见,并在此进程中不绝调解要领,以适应新形势,提高精确性。

(2) 增大对基本研究的不变投入。1971年,日本当局提出了在20世纪70年月将研发经费提高到占当年GDP比例3%的方针。固然因为世界经济下滑的影响未能实现,但仍在第一次石油危机后的1975年告竣了2.11%的占比,高出了英、法两国研发用度的总和[]。同时,基本研究的经费也不绝增加,到1987年时已占到研发总经费的14.5%,并保持增加趋势[]。